【僑報网訊】Gar是美國著名的伯克萊大學的學生,是這邊出生的ABC。每周她都會跟媽媽開40分鐘的車,來我家學唱歌。我們從練聲開始,一點點學,先唱英文歌,再學中文歌。Gar小時候只學過一點粵語,讓我感到意外的是,短短几節課,學會了兩首中文歌。如同我們學英文歌比學英文較快

 
一樣。

  Gar學中文竟然是那么有意思。去年,她和家人在香港參加親戚的婚禮,她說:“今天你們去(娶)了。”親戚有些迷信,赶快說:“Gar,你還是少說話吧,今天人家大喜千万別說‘去’這個字。”Gar嚇得不敢再說話。親戚請她在婚禮上唱中文歌,她用中文說:“我可以不說中文嗎?我會說英文。”讓大家哄堂大笑。

  學唱中文歌的過程中,鬧了不少笑話。有次我說:“Gar,你那首‘天黑黑’聲音很純。”她馬上說:“不,我也不純了,我有很多男孩的。”她媽媽急了:“你別亂講,人家听到以為你怎么了,你想說有很多男孩追求你嗎?”Gar很認真地點點頭。

  我們學唱歌的計划經常改,發現這樣練習效果好就繼續,覺得效果不太好馬上就換。學中文歌時,我要求她先把歌詞念准了。要讓Gar對中文歌感興趣,首先是歌曲的旋律要美,于是挑選了好多老歌、新歌供她選擇;同時,還要讓她理解歌曲,跟她分析歌曲。

  就說這首“至少還有你”吧,林憶蓮是用一种成熟婉轉、訓練有素的歌唱技巧完成的。Gar這樣一個大孩子,能理解嗎?首先,跟她分析歌曲的內容時,她對“我怕來不及……直到感覺你的皺紋有了歲月的痕跡”類似的歌詞就很難理解。為什么會來不及?想抱就抱吧。皺紋是可以看到的,為什么是感覺?動也不能動又是什么意思?單純用英文直譯給她听,是遠遠不夠的。而在聲音處理上,先告訴她這首歌都在你的音域范圍內,你會很容易唱,但記得一點,不要因為容易直溜溜上高音,像沒受過訓練的聲音,沒有韻味;并告訴她歌中第一段,我想你會有自己的處理方式,但假如我來唱,我會利用中文的特點,在“著、直、皺、歲、真”這几個字,我會用舌頭把這些字彈出來唱,給人感覺小女子的嬌嗔……“小女子”這個詞,Gar又不明白了。為什么要小女子?為什么要嬌嗔?我只好繼續給她講,又放了一些歌曲給她做比較,聰明的Gar很快就明白了,并愿意“扮演”那個小女子了。

  唱歌學中文,從一個字一個字開始教歌詞,Gar也會自己拼音的,下課回去她也下了不少工夫,當然,她走后,我會把選好的歌曲的歌詞錄好發Email給她,讓她跟著念。錄音也是我們練習唱歌和學中文的一個過程。在監听耳麥里,如果听到音有點點不對,我會喊住她,但如果是咬字不太准确,我不會叫停,這樣保持她完整的演唱。一首“至少還有你”,我們錄了兩個小時,雖然中文還不是很標准,但對一個不會講中文的人,已經很難得了,不是嗎?

  現在,Gar已經會跟我用簡單的中文交流。最有意思的是,她一高興就會在地毯上翻跟斗,還會摸著我的腦袋:“雨,你真可愛。”

  我相信,Gar會一步步學好中文,會為中華文化在海外的傳播和發展做些事情;相信這個愛唱歌的女孩,會把中文歌唱得更好。

漢華CEO-Trac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